小早今天也很可爱

nk is real

深夜发fong

为什么张德军也不看文
大家最近都怎么了
她们是不热爱长得俊这对cp吗
很过分
就 很Bad

自从lof改新版本之后,阅读量就一蹶不振。
我的心好痛啊
我还是要大声喊一句
zdjszd

【长得俊】等待整个冬天(三)

7.

“哇,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吗?”尤长靖从车上下来,提着行李箱,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大房子。

“嗯,这以后就是我们九个人的家了” 身边的队长大人若有感触地说道。

“是我吗!是Justin的吗!”

“你这个温州人,怎么跟没见过世面一样。”

“范丞丞你过来,我保证不打你!”

随后两人便扭打在一起,小孩子,真有精神。

“闭嘴吧你们两个未成年人。” 朱正廷开始大人似得教训起这两个人孩子。

果然还是正廷能管的住他们,Justin和丞丞立马收敛起来,高手过招,全靠眼神。

队长示意大家进去。

别墅是现代随性的装修风格,很受这些男孩的喜爱,一句一个酷的bro,帅的bro,根本停不下来。

大概是对于新家的好奇,小鬼几人一直上蹿下跳的,每个房间都要去探索一遍,就连厕所都不放过。

诶,林彦俊这个话痨怎么一句话不说,看了一圈周围,尤长靖没有看见他的身影。

“林彦俊去哪了?” 尤长靖问陈立农。

“彦俊吗,我刚刚好像看到他上去了,应该是左边那间。”

道声谢后尤长靖便上楼了。

敲敲门,“林彦俊在吗?”

没有回答。

“那我进来咯~”

林彦俊坐在落地窗前,月光打在他清瘦的脸上,有种不可名状的孤独。

尤长靖进了房间,坐在床边滑手机,什么也没说。

“我还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出道,如果是梦,真希望就这样永远不要醒。”

他很清楚林彦俊的心思,毕竟对自己而言,这一切也梦幻得不真实。

但他还是毅然地拥抱这一切,拥抱那个人。

大部分时间都很冷,爱讲冷笑话,表情很凶的制霸,其实也不过是个内心柔软,笑起来有酒窝,容易受伤害的小朋友,只属于他的小朋友。

“这不是梦”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林彦俊。”

声音很轻,如雨水,滴在他的心上,真实的可以感受到,就和体温一样。

8.

哈——

尤长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缩了缩脖子,半个脸都掩入衣领下,卷发沾了清晨的露水,耷拉在眼前。

“怎么,困了?” 旁边人低头望着自己。

“对,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把人带出来。”

“对吼,也不知道是谁以前吵着嚷着要来看升国旗。”口罩下是一声轻笑。

尤长靖没好意白了他一眼,不打算再跟他扯。

他还记得那个时候,他们两在北京买了房,刚开始同居的生活。当时尤长靖看了几档爱国栏目,缠着林彦俊带自己去看升国旗,路程不到一个小时,近的很。林彦俊笑他crazy,问他是不是想上热搜,但还是答应他等以后有机会。可这个机会一直没来,林彦俊离开后,更是不再有人陪他一起任性。

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,一如既往的认真,大概是想有始有终吧。

已经是四点,快到时间了。

尤长靖大概知道林彦俊为什么要早早带他出门了。阵势实在是大,如果没早来那么几个小时,他们根本占不到这视野绝佳的位置。

不过等待的时间太长,不安和激动都消散些,剩下的多是困意。

闭着眼睛,垂着头,那个人把自己的脑袋往他的肩膀上靠了靠,耳畔是温柔的低咛。

“可以咪会,但别睡着了。”

“嗯,不会。”

仪式开始了,林彦俊叫醒他。

五星红旗一点点上升,离那顶点还有很大距离,但实际上不过几分钟而已。

或许是当过兵的关系,林彦俊站的很直,那股不怕冷的气势完全不输给队列里的兵哥哥。

看着他这种严肃的模样,尤长靖有些慌了,目光锁定在旗上,心都不知道飞到了哪。

林彦俊难得回来一次,第一件事竟然是带自己去完成未完成的约定,他是个善始善终的人,这是不是说明,这个约定实现后,他们之间真的就再无关系了。

上升的国旗就像是影片的进度条,到了终点,也就结束了。

尤长靖想着,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,大概这场仪式结束后,自己就再也不能说出口了吧。

“你为什么带我来这?”

“因为答应过你。”

“只是这样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次不来,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来了。这样挺好的,新的一年了,新的生活总该要来了。”

尤长靖想,林彦俊大概这趟行程之后就会移民去美国定居了吧,他在心里告诉自己,对方都已经放下了,自己也该释然了。

可是,好像真的做不到啊。

胃好像绞成了一团,他告诉自己是饿了。

身体不自觉的发抖,他告诉自己是冷了。

脑子已经不想事情,他告诉自己是累了。

9.

回来的路上两个人一句话没说。

一转眼到家楼下了,再怎么说人家此番来也是为了自己,尤长靖也不想把情绪都摆在脸上,还是决定礼貌地跟他道别。

“今天,谢了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

或许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,他不禁多关心了几句。

“你,什么时候离开北京?”

“明天吧,今天还有个通告。”

“什么,那你还半夜来找我?这合理吗?”尤长靖表示不可置信。

“有哪里不合理吗?”林彦俊却觉得理所当然。

“你不用睡觉的哦!”尤长靖生气地瞪他。

“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”尤长靖刚刚一瞬间好像看到这个人的酒窝,“请问,你是在关心我吗?”

尤长靖反应过来自己的话,觉得自己不争气,明明和这个人已经没有关系了,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让自己难堪。

他又委屈又恼,低着头不说话,股气的脸涨得红了起来。

也太可爱了吧,林彦俊毫不掩饰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这个红红的小苹果真的让他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
再抬头时,尤长靖对上这双带有笑意和侵略性的眼睛,真的美,美的令他沉沦,不想抽离。

以前就觉得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啊,没想到再见变得更好看了,少了几分少年的稚嫩,多了几分男人的成熟性感。

呵,芳心纵火犯,真应该被绑起来烧死。

冬日的冰冷空气中多了两份炙热的气息,这本该是个浪漫的场景,但这两个人赌气似得,都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,谁都不打算先闭上。

炙热感越发强烈,但刚好止步在鼻尖就要碰上鼻尖的时候。

“林彦俊,” “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?”

像是警告,警告你我已经好不容易决定要放下了,你就不要在惹我。

像是请求, 求你亲口告诉我,好让我好真正对你死心。

林彦俊起了身,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告诉他要注意休息,就开车走了。

尤长靖认为,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太过伤心吧。

tbc.

出道99天快乐😊
爱你们

【俊佳】心动(一)

老师橘x学生贾的小恋爱

我叫林彦俊,是一名大学教师, 本来应该在座无虚席的百人阶梯教室里畅谈心中所想,但不知道是谁跟学校举报,说林老师的课太激进,不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,还有什么林老师本人就不利于学校男女学生之间交流。老天野啊,难道长得帅有思想有才华也是错吗??

于是我的课被调到了休息日的晚上最后两节,还是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小教室。

“同学们,上课了。”

果然没有回应,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,唉,还真是世态炎凉啊。

我把书轻放在讲台上,双手撑着桌沿,开始清点出勤的人数,教室很小,又因为是晚课,来上这节课的人也理所当然的少,随便看一眼就可以知道有没有人缺勤。

嗯,是全勤,很好。

等等,好像有哪里不对,好像,多了一个人。

在教室角落,我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,他不是我的学生,大概是自习走错了教室。

眼神交汇的瞬间,他被吓得赶紧用书遮住自己的脸,又偷偷抬起脑袋想要瞄我。

嗯?不是,难道我长得很可怕吗?

看他假装自若地看书,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我慢慢朝他走去。

“同学,你应该不是上这节课的吧,自习的话去隔壁比较好哦,我这可能会打扰到你”

他好像还是有点不太敢看我 ,支支吾吾了一会儿,突然蹦出,“对,我是陪同学来上课的,老师您不用在意我!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 好歹是教了几年书了,我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在撒谎,但看他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,我也不好多说什么,就决定随他去吧。

不过,讲真,我真的很可怕吗?

时间过得很快,这节课和平常一样顺利的结束了,只是过程中有些奇怪。

我可以感受到一束强烈的目光,是来自那位“陪课” 的同学。

在我看来,他真的很认真,甚至比我的那些学生用心几百倍,全程没有动一下手机,一直全神贯注地听着我讲课。

感受到他是真心喜欢这门课,我的情绪也比以往高涨些许,但每当我看向他,想和他获取一些共鸣时,他就立刻低下头去,究竟是多怕我?

越是这样,我越是希望得到他的回应,反复多次,我们之间仿佛形成了一场拉锯战,不过最后还是我败下阵来。

有生以来第一次,我对我的外表产生了怀疑。

收拾好书本,我正准备走出教室,却被一个人唤住。

“彦俊老师”

我花了一眨眼的时间去反应这个称呼是叫谁,确认是自己后,便去回应他。

“嗯,有事吗,同学” “嗯……那个,我是大一的新生,叫黄明昊,您可以叫我Justin”,面前的少年正做着青涩的自我介绍。

“请问,我以后还可以来听彦俊老师的课吗?”

哦,是这样啊,我恍然大悟,原来这孩子只是因为害怕我不同意他来听课而撒谎了呀。

好像心里的大石头被放下了,我一身轻松,便答应了他。

“真的吗!”这个小孩仿佛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糖果一般开心。

“谢谢彦俊老师!”

“等等”,让我的心悬了那么久,我怎么可能让你开心的这么早。

“怎么了?”Justin的神色顿时凝固起来,生怕彦俊老师是后悔了。

“叫林老师”

Justin松了口气,但心里又生出另一番苦涩滋味。

看着他的表情转换,我内心的小邪恶得到了满足,捉弄这小朋友,还挺有趣的。

“对了,Justin,刚刚上课你怎么都不敢跟我对视,老师长得很可怕吗?”我打趣地问他。

“没有没有,彦……林老师长得一点都不可怕,A大最帅男教师不是说说而已!”Justin一本正经地回答着这个问题。

“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我有些好奇。

“……奥,对了,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很多作业没做!先走了,彦,呸,林老师再见!”

Justin很快便跑得不见踪影,我笑了,唉,小孩还是小孩,真是不会撒谎啊。

事实上Justin跑到楼梯口便停了下来,半靠着墙壁,静静地等待心跳恢复正常水平。

怎么回事,是因为刚刚自己跑得太快了吗?

只是 ……

怕看一眼,便会心动。

tbc.

师徒line真的好萌,依旧磕到头掉
等东大概也许应该maybe快要更新了(虽然没人看😂)

今天是母爱泛滥的一天

【长得俊】等待整个冬天(二)

4.
尤长靖看到这条短信,没想太多,似乎有种不可名状的力量推动他行动起来,随手拿起沙发上的黑色羽绒服套在身上就跑下楼去。

最先看到的是一辆熟悉的黑色越野车,那是林彦俊和他一起挑的,虽然尤长靖对车没什么研究,觉得能开就行,但这辆的外形似乎深得车主的心,大概是长得和他一样“凶”。

车的主人俯着腰,仔细审视着后视镜中自己的面容,稍微用手整理了下自己的刘海,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,嘴角旁还挂着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
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,尤长靖内心不禁感叹。

林彦俊通过镜子看到了他正在等的那个人,呆呆的站在楼梯口,头发长了些,肉眼可见的消瘦了,除此之外,并没有太多变化,还是和以前一样,傻傻的。

“尤长靖,衣服都不会穿了是不是”

那人收起他那令人眷恋的酒窝,面色严肃,大步流星地朝他走过来,不用几步,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。

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被怼,尤长靖楞了些许,目光顺着面前人那双极其好看的手向下移动,落在自己的羽绒服上,原来自己刚才出门太过匆忙,衣服的拉链还没来得及拉上,想到这,尤长靖才感觉到北京冬夜的寒意,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林彦俊见这小人儿不好好穿衣服,想起以前多少次生病都是因为受寒,一时间气不打一处出,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尤长靖的外衣拉链拉上,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。

尤长靖感谢自己的懒惰,长时间未打理的刘海长的有点遮住眼睛,借此,他才敢正视眼前人的一举一动,把他的全部温柔收入眼里。

5.
拉好拉链后,林彦俊抬起头,正好对上尤长靖直勾勾望着他的眼睛。那是双危险的眼睛,像一潭深泉,清澈纯净得可以见底,又死死的拽着他不停下陷。

两个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着,尤长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,在这样的夜晚,他的一个心跳,一声呼吸,好像都能被对面那人听到。脑内疯狂运转着如何打破这尴尬的气氛,却想不到任何除这人以外的东西。

“你在紧张吗?”眼前人发问。

“不是——我怎么会紧张内——”

尤长靖反应很快的回应他,但如果此时有心率仪测量的话,大概是爆表了。

林彦俊笑了,“不逗你了,其实我这次是来北京赶个通告,刚好有时间,来看看你。”

上下打量了尤长靖一番,“你瘦了蛮多,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,我觉得这样不ok。”

自己为什么瘦了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?尤长靖没好气的呛回去。 “好啦!你现在看到啦!好走不送!”

林彦俊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,忍不住想多逗他几下,“好哦,我走了吼……”,边说边恶意装作侧过身要走的样子。

尤长靖不自觉挽上林彦俊的手臂,一会儿后松了松,但还是不放手的拉住他。

“我人很好,没你那么小气……”

尤长靖不打算再跟他这样打闹下去,选择切入正题。

“你什么时候走”

“明天”

这两个字说的很轻,很短暂,这在尤长靖听来却很刺耳,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上,害得他喘不过气。

林彦俊很清楚尤长靖在想什么,毕竟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了。

喜欢的人和自己天各一方,好不容易见面了又要面临分离,这种感觉有多锥心,他不是不知道,在国外生活的那些日子,他承受的不比尤长靖少。

但他是个坚强的男人,把自己伪装成那个冷彦俊,把内心唯一的柔软点层层包裹住,不让任何人看见。

他知道,对自己越狠,对他们两越好。

6.
“走之前,我想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林彦俊不打算让尤长靖一直沉浸在伤感的氛围中。

“去哪里?”

“别管那么多,先上车。”

说着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见尤长靖一动不动,林彦俊拉着把他塞进车里,帮他系上安全带,确认车门关好后,悠悠的坐上了主驾驶的位置。

行驶在北京的道路上,尤长靖靠着车窗,静静地感受这座热闹的城市。

北京真是座神奇的城市,他和林彦俊在这里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四个月,他们和团队在这里举办过巡演,后来又因为工作的关系,他们在这买下了一个人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。回忆着过往的一幕幕,尤长靖突然发觉到这个城市对他意义非凡,但他还不够了解这座城市。

他突然问道,“林彦俊,我们这是去哪?”

林彦俊专心的开着车,随便应和下他,“天安门”

“哦,天安门……”

“嗯???What???你刚刚是说天安门???”尤长靖一脸不可置信。

“没错”林彦俊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,丝毫没有被尤长靖天大的反应吓到。

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去天安门干嘛啦!”

“去看升国旗啊”

“为森莫要去看升国旗啦!”

“尤长靖你能不能安静点,这样很影响我开车。”

尤长靖突然被呛,很想怼回去,但看那人开车时认真的样子,还是收住了。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做起深呼吸,很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还是处于一种不能相信刚刚自己听到了什么的状态。

林彦俊瞄了他一眼这好笑的样子,还是心软了,认真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
“因为约定。”

tbc.

这部分写的比较轻松,到后面写的自己都想笑😂,希望你们喜欢。
期待等东正式版!
端午节快乐!记得吃粽子哦!

【长得俊】等待整个冬天(一)

ooc预警,xxj文笔,希望你们喜欢

1.
站在窗边,外头下着鹅毛大雪,好像没有要停的迹象,尤长靖不自觉哼起一首歌。

等待整个冬天
你没出现
现在依然下着雪
等待整个冬天
我开始想念
有你在我身边
……

尤长靖漫无目的的望着窗外的世界,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,来来往往车辆和人群,雪下的这么大,却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前行的步伐。而他,似乎在寻找些什么。

“10,9,8,7,6,5,4,3,2,1,新年快乐!”新年的欢呼声把尤长靖一下子拉回现实。“尤长靖!你到底是在做什么无用功,明明,不可能有他的啊……”尤长靖回过神后在心里暗骂自己。

记忆里的画面与当前的景象重合在一起,一样的房间,一样的时间,一样的大雪,一样的歌,但唱着这首歌的人变了。

2.
“林彦俊!想不到诶,我都不知道你会作词作曲!”

尤长靖突然的出现把林彦俊吓了个哆嗦,第一反应先护住手中的小本本。回过头来发现是尤长靖,便松了口气,“是你啊。”

尤长靖耷拉下来,眼神无辜得像是只被抢了粮食的小兔子,靠近林彦俊,委屈地承认起错误,“怎么了,是不是吓到你了,对不起哦。”

林彦俊耳根微微红了,不自然地强迫自己避开面前这人的眼神,“没事,但你以后别这么突然出现,尤长靖你知不知道自己分贝很高。”

“what?分贝高也怪我?”尤长靖做出一个黑人问号的表情,然后想用眼神给林彦俊一刀。

目光向下,正好注意到林彦俊手里的小本本,突然反应回来,“我看到了!你刚刚在写歌,还躲!”

林彦俊光顾着跟尤长靖打趣,竟忘了把本子藏起来,现在只想送自己一拐。他看了眼尤长靖即兴奋又害怕受伤害的表情,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关了,心想不如就直接告诉他好了,反正男人没有在怕的!

“就最近开始有想尝试一下,年轻嘛,开启无限可能。”怎么说着还嘚瑟起来了。

“不错嘛,给我看看!” 尤长靖一把夺过林彦俊手中的本子,林彦俊本人也没有做成任何反抗。

“等待整个冬天……哇,林彦俊,你有让我吓到……” 尤长靖不留余力地夸赞着林彦俊,不愧是世界第一橘吹,林彦俊心里美滋滋的,却没想到尤长靖会提出接下来的要求。

“林彦俊,我想听你唱一遍。”

“啊” 似乎没想到如何应对,“我还没有唱过,可能会走调。”

“没事,我帮你小哼几句。” 尤长靖一脸自信地望着林彦俊。

“等待整个冬天——”

“你没出现,现在依然下着雪……” 配着尤长靖的几句小哼,第一次,林彦俊完整地唱了这首歌,尤长靖是第一位听众。

歌曲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,旋律,词句,总能让人从中体会到些什么, 演唱者的情绪似乎可以让听者感同身受,因人而异又演变出千百般不同滋味。尤长靖笑眼盈盈听着林彦俊唱歌,他又从中听到了什么呢?

3.
尤长靖终于从记忆里醒过来,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梦,马路上欢庆新年的人群早就散了,而他还沉浸在梦里,无法自拔。

他可笑起自己,“这首歌大概最符合我此时此刻的心境了吧,又是一个冬天,林彦俊,你会回来吗。你不在这里,我感觉很空诶——”

“或者,我是不是不该等了。”

不敢再继续想下去,尤长靖正准备拿起桌上的手机回房睡觉,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,吓了他一跳,“谁这么无聊三更半夜还打电话扰民!”尤长靖心里骂着这个打电话来的人,气冲冲的拿起手机,却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瞬间没了脾气。

那是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,他日思夜想,做梦说梦话会把自己喊醒的名字。

此时内心千丝万缕缠绕在一起,尤长靖迟迟不敢按下那个绿色键,电话也就这样挂断了。

仿佛失去五脏六腑,尤长靖僵在原地,不知道该想什么,该做什么。

直到手机又响了一声,是一条短信,来自那个人。

“下来,门口等你”

TBC.

长得俊又一起唱团歌啦,今天又是长得俊女孩们横着走的一天。期待下期快本!希望你们喜欢😊

今天天气很好

【轰出】最好的我们

双向暗恋(happy end),这次虐了小天使,真的很心痛
ooc预警,小学生文笔,希望你们喜欢

今天是毕业的日子,雄英A班的同学们举办了一场道别会,因为成绩优异,所有人都已经被大大小小的英雄事务所早早录取,大家互相祝福着未来前程似锦。喝醉了的小葡萄突然大喊起来:“岂可修!为什么都要毕业了还没有女生给我表白啊!不甘心啊!”电气一听也诉起苦来:“人家轰君的追求者都排着长队,为什么我……嘤嘤嘤……”耳郎双颊微红,慢慢走过来,一把抓住电气和葡萄的衣领:“你俩给我安静一点!”“好的”,电气的葡萄乖乖作答。对于这番小闹剧大家一笑了之,可没有人知道,绿谷因此有些心不在焉了,他听不见别的,脑子里只剩下电气刚说的那句话,以及一个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。

绿谷有一个很欣赏的人,是轰焦冻。他们是对手亦是朋友,轰君不仅个性突出,沉着冷静,为人也温柔善良,是绿谷认为最接近欧尔麦特的英雄。自己不断得朝他看齐,渴望能成为与他比肩的人,却渐渐发现自己对他不仅仅是欣赏——我,好像喜欢上了他。

轰焦冻察觉到身边人好像有些不对劲,“绿谷?”绿谷此时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没有反应。于是轰焦冻右手扶上他的肩摇了摇他,“绿谷,你怎么了?”“嗯?哦,没事没事,有劳轰君担心了。”两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绿谷抢先一步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,举起面前酒杯对轰焦冻说:“希望轰君能成为受人敬仰的英雄,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,希望……希望我们有机会还能再见。”轰焦冻笑了,“嗯,你也是。”

绿谷还是一如往常的样子,只是转身之后,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些,好像又沉浸到了另一个世界,“对啊,他是top2英雄的继承人,是万众瞩目的焦点,绿谷出久你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,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?”

时间过得很快,尽管一拖再拖,这场道别会也终究要结束了。若是平时放学,绿谷一定会对轰焦冻发出一同回家的邀请,但今天绿谷早早便穿戴好自己的衣物,打算一个人偷偷溜走。可惜,他的计划并没有行通。他准备好了一切,却没料到背后会传来那熟悉的声音,“绿谷,我们顺路,一起回吗?”

为什么没能拒绝他?为什么没有撒腿就跑?绿谷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,但其实又心知肚明。他麻痹自己,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。

一路上两人都很安静,一前一后慢悠悠的走着,绿谷很享受这种安静的时光,他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住,这条路就这样永远走不到尽头。但同时,他心乱如麻,他害怕发出任何声音,打破这祥和的时光,打碎两人之间关系。他多想捧出真心给眼前人看,但又怕这丑陋贪婪的一面被眼前人厌恶。他每分每秒都在克制自己,克制自己对轰焦冻的心思。但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接下来的展开。

轰焦冻突然停下了脚步,绿谷错不及防地撞上他的后背,“绿谷,我决定去我父亲的事务所了,虽然我还不能认同作为父亲的他,但不可否认,他是一位成功的英雄。”他转过身来注视着绿谷的双眼,“我会努力成为那个我想成为的人,在那之前,你愿意等我吗?”绿谷没有反应,他感觉到自己好像耳鸣了,什么也听不见。轰焦冻看着绿谷这痴呆模样,牵起他的双手,把绿谷往自己怀里拉近,“绿谷?你愿意吗?”

两行热泪从绿谷眼中流下,而且好像关不上了,绿谷不敢看轰,自言自语着,“我怎么了,我是不是喝醉了?”轰焦冻一时真的又心疼又想笑,他把绿谷紧紧拥入怀里,让绿谷感受到他胸膛里的跳动,“没醉没醉,你忘记你今天喝的是草莓牛奶了吗。”绿谷听到这声打趣,哭得更凶了,轰没了办法,轻轻地抚摸着绿谷的背,在他的额头留下一个吻,“别哭了,我爱你。”

愿你们都能成为最好的人,愿那时你们最爱的人能陪在你们身边。

拖欠了朋友很久的轰出文,希望你会满意吧 @吃一颗软蛋

看了新一集我英后再次深切地感受到,小久真的是天使啊!!
于是迫不及待想为小久画一幅画,啊,他怎么那么可爱啊!

【恋与】【白起x你】我们拥有的是现在和将来

前段时间去了迪士尼玩,想到了一些就写了,有私设,ooc

站在长发公主的壁画前,你回想起了自己高中时青涩的模样,那时的自己还是标准的黑长直,如今步入职场后,你染了新的发色,头发也剪短了许多,更加清爽干练了。又想到白起曾说过,他从高中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,便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你突然问身边的男人:“白起,你是更喜欢长发还是更喜欢短发?”
白起愣了一会儿才回答你: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你挠了挠头,笑了笑:“哈,也没什么,只是忽然想到高中时期的自己了,那个时候,我还是黑长直呢!是不是比现在的样子要好看些?”
白起没有回答,你心里紧了一下,但还是笑容依旧的样子:“啊,果然是这样啊,那我要不要试着把头发留长呐……”
话还未断,白起便双手抱紧你,脑袋埋在你的颈窝里,发梢触及脸庞的感觉轻柔又有些痒,可以闻到洗发水清新的香气,惹得人心跳加快。
“不用,现在这样就好。”



这篇白起的话不多就两句,但写的时候考虑了很久,虽然我苍白的文笔写不出他一半好,但感觉,这就是我心中的白起吧,不太表达感情,不会撩人,但一直都让人觉得很安心。就像那封告白信一样,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,白起也说过去了就过去了,毕竟以后还有很长时间。希望看到的白夫人可以喜欢。